首页行业资讯政策法规企业数据库精品展示评审专栏大师工作室工美艺苑关于我们登  陆

“乱中乾坤”
——略论吕存先生作品的表现性及审美价值

姚惠芬  俞宏清

    自20世纪30年代,吕凤子、杨守玉在江苏丹阳正则学校独创了“乱针绣”这一刺绣技法与表现形式之后,中国刺绣的发展就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从传统的平针绣到乱针绣,看似简单的变化与进展,却积淀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包含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乱针绣的发明绝非仅仅是增加了一种刺绣技法,而是创作手段与艺术思想的突破,是西方科学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结合的产物。乱针绣的发明,为以针线丝布为工具材料的中国传统刺绣艺术提供了更新、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乱针绣的技法特点在于一个“乱”字。它的优势,在于摆脱了传统刺绣“密接其针、排比其线”的用针程式,让一针一线完全依据形象需要来运用:刻划细腻的质感,就用细线和小角度交叉的短针脚;表现粗糙的肌理、厚重的分量、虚幻的背景,则用粗针大线长线条。其基本技法是把各色丝线交叉起来,层层铺排。重重叠叠的颜色线条或隐或现,在观者视觉的作用下,调和出新的色彩,构成变化多姿的艺术形象。其呈色原理,借鉴于西方油画的色彩技法。在这里,针线变为一种绘画材料。从某种意义上说,乱针绣就是一种用针线作画的造型艺术。
    乱针绣的审美价值在于其强烈的表现性——侧重于对内部主观世界的表现,通过内部主观世界间接或曲折地表达外部客观世界,创造出具有特殊文化意韵的艺术品。换言之:乱针绣的表现性在于创作主体在创作过程中更注重自我的生命体验和真性情的抒发,注重自我内心情感的释放和宣泄。如此,乱针绣在表现形式与审美内涵上具有别具一格的创造性。
    美国著名艺术评论家苏珊•朗格在其《艺术问题》一书中,始终强调艺术是一种表现性的形式,艺术是人类的内在生活客观化、对象化。艺术作品的表现性着眼于创作方式的自由表达,而这种自由表达来自于创作者对于传统的充分理解、对自己创作技艺的精准把握、对表现对象的深刻认识以及对崇高理想的追求。艺术对的生活观照,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是艺术的再现性,一是艺术的表现性。艺术的再现性与表现性是艺术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是统一的,无论再现性还是表现性都是与创作者的艺术观念、审美理想及生命体验有关。如果说再现性是作品对现实存在的表象进行某种客观描摹的话,表现性就是创作者主观的情感与思想作用于现实存在的表象,并以恰如其分的语言抽象和反映其深层次的形式、形象及审美内涵,将心理图像具象化的呈现。
    吕存先生的刺绣创作师承其祖父吕凤子的创作理念和美学思想,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开拓乱针绣的技艺高度与审美内涵,以自己独特的视角、饱满的激情来进行探索研究。在创作中,始终从生命的角度来思考艺术、创造艺术,其作品往往于细微处见精神、于随意处见意境、于平凡处见真情。在他的系列作品中,我们能清楚地感受和品味到:无论变形还是虚实、具象还是抽象,无不是自己生命绵延关系的孕育和创造,无不是对艺术的自由表达和观照。在或粗或细的线条交织里,在或浓或淡的色彩交响中有着细腻的生命体验,有着强烈的梦想追求。而这一切无不透出创作者本人对刺绣艺术本质的思考与实践,并由此将各种创作技法精神化,并以此对所表现对象进行情绪化的色彩及形式构成,从而创作出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刺绣表现形式,并蕴含着相当的艺术深度。
    如在吕存先生的作品《狂热之人》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品味到创作者本人情绪化的表现特征:在粗细乱针的组合中,看似无序凌乱的线条向各个方向伸展、突出,好像油画色彩的随意涂抹,各色丝线交织成画面肌理和层次。梵高的眼睛一只隐藏在深色的线条中,另一只冷静地看着我们;以深褐色、深红色、深黄色线条组成的嘴唇部分透出了某种倔犟、坚定的意志和嘲讽的味道。在里面,创作者情绪与梵高的情绪合在了一起,于方寸之间把人的生命活力与艺术精神充分表达出来,感染力十足。
    一件真正的艺术品是作者审美思想、情感及其综合素质的反映。吕存先生在创作过程中,往往是有意识、有目的地表现自己的审美主张和审美情感,用挥洒自如的针线创造出极具表现性的刺绣作品,通过自主意识来构建属于自己的刺绣语言,构建独树一帜的刺绣审美价值。
    吕存先生作品的表现性在于
    1:刺绣的本体语言是线条的组合,而点线空间的有机构成方能表现出刺绣各种的形式美。吕存先生的过人之处在于:善于抓住了刺绣的本体性语言的要领,以不同常人的针法运用切入对线条千变万化的实验,在作品构成形式上进行随心所欲的布局。通过各色线条的有机组合,表现出特殊的视觉效果。
    2:把创作情感融入到对线条和色彩的构图中,按照自己对艺术的理解顽强地表现自己的感觉,并在表现中准确地把握线条和色彩的内部张力,从而将创作对象的“精、气、神”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因为擅长绘画,具有扎实的写实能力,对透视、光影、构图等都有深刻独到的理解,故吕存先生在创作时所用的线条常常是粗犷的、率性的;反映出来的色彩却是微妙的、和谐的。由此,点、线、面的布局在巧妙的对比中让作品的思想内容同刺绣语言的表达浑然一体,展现出耐人寻味的意境,其作品往往是大巧若拙、鲜活灵动、充满生机。
    3:在创作时,“让眼睛离开手,直接听大脑的指挥”。吕存先生创作时往往从心所欲,以饱满的激情进入“角色”,或捏针、或引线、或向或背、或顺逆反行;应手随意,纵横交错,针走龙蛇,率意真趣;针线所至,情之所钟。其创作过程中内心的活动状态和“尚情”的下针方式所产生的效果是:每一幅作品都是他气质、灵感、情感表现的载体,是他审美体验后技艺渗透的结果,有着特殊的艺术生命力。
    4:强烈的人文关怀。吕存先生善于在生活中发现美,在生活中提炼美,他的作品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将“艺术的生活”与“生活的艺术”融合在一起。他创作的素材,往往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以及寻常风景等,但对这些日常生活中人和事以及寻常风景的表现,绝不是客观的描摹和再现,而是倾注了自己的生命体验,将其高度抽象化、拟人化、情感化了。不少作品来源生活但高于生活——或针砭时弊、反映现实;或传艺授业、投入慈善,时时映照出人性的光辉,洋溢着人性的魅力。
    在日趋浮躁和空泛的当下,很多刺绣创作者已远离了生活,远离了时代,远离了情感,一味地沉浸于对传统的照搬、对先人的复制、对同行的模仿,或者用想当然的所谓“创新”的理念与技法来进行刺绣创作,一味地将自己置身于传统与创新的绝对二元化语境之中,无所适从,难以自拔。侧重于传统的创作者,往往与现实生活脱节,与当代刺绣发展的要求脱节;而专注于创新的创作者,又往往忽略了传统文化的根脉,从而使自己陷入了生搬硬套和形式主义的境地,而这背后,恰恰是真实生命情感的缺失:缺失了对现实的观照、对人性的观照、对艺术真实的观照;缺失了对刺绣本体语言的灵活把握。如此,创作出来的作品往往呈现出种种平庸性和虚无性。
作为一位出生于传统文化家庭的艺术家,吕存先生上接前辈的家风和智慧,下开我行我素的艺术之路;而他极具艺术表现性的作品无疑提供了一个标杆、一种参照,于“乱的形式”构成的“表现乾坤”中所创造的生机图式和文化语境,将会给当代刺绣提供一个可借鉴的发展方向。

    作者:
    姚惠芬: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绣)代表性传承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
    俞宏清:苏州姚惠芬艺术刺绣研究所研究员


昵 称:
昵 称

                                                                                                                                                                                                          深圳工艺美术网  粤ICP备 12013986 2004-2008-2012 
电话:0755-82264040  传真:0755-83656661  QQ:247282877  E-mail:szgyms@126.com